經理人廣告

這家公司要做“醫療領域的天貓”,讓天下沒有難看的病

2020年03月06日 09:57

中國疾病控制中心原副主任楊功煥近日在接受《財經》雜志訪問時說:“我們醫療資源的配置在不同級別的醫院實際上是不夠的,分級診療還存在很多問題。當初大家有發燒,集中到大醫院就診,這個行動直接導致了新冠病毒的傳播。”

實際上,蓄力已久的遠程醫療平臺,其目的就是賦能分級診療。我們與心醫國際副總裁王釗(中歐EMBA2015)聊了聊,籍此了解云平臺上的429個隔離病區和11700家醫療機構,以及“讓天下沒有難看的病”的醫療數字化轉型。

1月31日晚,武漢火神山醫院首個“遠程會診平臺”調試成功。不同于17年前的小湯山醫院,這是隔離醫院的新武器,它將連同一套高效的5G信息化系統,讓醫院、醫生和患者都能實現實時同步的“遠程醫療”。

遠程醫療是什么,究竟能幫上多大忙?

疫情期的云會議、云會診、云培訓、云問診

2月3日,陜西省內三位被確診為新冠肺炎的患者在經過診治后基本康復,他們是否達到了可以安全出院的標準,這關系著整個社會的衛生防疫安全。而彼時陜西省尚未制定省一級新冠肺炎康復患者的出院標準。

標準如何確定,由誰來制定?這需要一場院間多學科會診。而會診如何進行、在哪里進行?急迫的還有時間,這套標準必須馬上制定出來。

最終的解決方案是,在線會診。

2月3日上午10時,由心醫國際數字醫療系統有限公司(下稱:心醫)提供的遠程醫療云平臺,連接起了全省最高級別的六家醫院及兩個救治組,專家們來自四大科室,呼吸科、傳染科、影像科和重癥科。同一時間共同對陜西省首例新冠肺炎患者做了會診。

“這是一場完完全全的云會診。”心醫副總裁王釗向中歐EMBA表示,大家只需要各自坐在電腦端前,不用聚在一個會議室、不用人等人、沒有交通的問題,也避免特殊時期的交叉感染。會診持續了兩個小時,標準立馬制定出來。應用這套標準,三個案例中,只有1人符合出院資格。

這起會診也是陜西省首次多家醫院和多科室專家共同完成的遠程云會診。然而這僅僅是在心醫云平臺上,每天都在發生的數百起會診中的一例。

遠程會診可以充分利用專家資源,同時減少醫患直接接觸,更有利于疫情的防控。但遠程醫療不僅限于此,而是盡可能地把線下醫療行為搬到線上。

云會議、云會診、云培訓、云問診,是心醫在這次疫情中開辟的四個重要場景。

省級衛健委可以憑借云平臺實現信息上傳下達零時差。“以陜西為例,全省一共23000家醫療機構,如何第一時間同步掌握疫情防控的方法、治療的方法、管理的原則,這是很繁重的工作,在云上就變得很高效了。”王釗說。

而隔離病房內外的消息互通同樣依靠云端解決,“云端的好處就是可以加載在任何終端上。”只需要在移動查房車的電腦上登入心醫賬號,再將車推入隔離病房,就可以讓專家在隔離區外看到患者的診療數據和圖像。

截至3月4日,心醫云平臺已覆蓋全國和疫情有關的11700家醫療機構,連接429個隔離病區,無償服務抗疫醫護超過32萬人次。

把醫院和醫院之間的通路建起來

成立于2010年6月的心醫是目前全國最大的遠程醫療云平臺企業,也是典型的中歐校友企業。王釗以外,董事長王興維(中歐EMBA2014)、執行副董事長邰從越(中歐EMBA2015)都是中歐校友。

王釗做了一個形象的解釋,遠程醫療就是把醫院和醫院之間的通路建起來。

這條通路中最初的高頻業務來自對醫療影像數字化的需求。“現代醫學是循證醫學,不能只是聽患者描述,證據來自于各種影像資料。”王釗說,2010年成立的心醫是從PACS系統(Picture Archiving and Communication Systems),即影像歸檔和通信系統起步的,這套工具的作用就是將影像數字化。

比如醫院拍的各種膠片,通常為患者拍的CT有幾百張圖像,醫生獲得圖像后,會判斷且選擇最典型的幾張給患者。但如果圖像挑錯了,隱疾就有可能被遺漏。

“在現實中這個需求一直都存在,很多醫院和醫生會自發地將病例通過微信來討論。”但不基于患者的整體數據,診斷就會有誤差。

胸片、CT、X光、超聲等都是影像,它們是循證醫學最重要的證據來源。證據數字化后便于存儲和傳輸,“小醫院看不懂可以傳給大醫院看,不相信小醫院的醫生可以把影像傳給大醫院專家來看。”通過影像數字化這項業務,為心醫的遠程醫療平臺奠定了基礎。

那它和這幾年紅火的互聯網醫療有何不同?

大體上而言,線上醫療服務分為兩類。一類是結合實體醫院的,稱為遠程醫療。另一類只是把患者和醫生在線上對接,稱之為互聯網醫療。按國家衛健委2018年發布的互聯網+醫療健康管理辦法,前者是核心醫療服務,在這個平臺上跑的是患者真實的醫療數據,醫生結合這些數據給患者下診斷意見、報告和處方。

而類似微醫、平安好醫生這些平臺,一端連接醫生,一端連接患者,這種D to C的互聯網醫療模式,官方定性為非核心醫療服務,解決的是掛號、咨詢、輕問診和健康管理等問題。

互聯網醫療更側重優化需求側的體驗,而遠程醫療解決的是供給側問題。

心醫的遠程醫療業務就是用云平臺的方式連接供給側這端的醫院、科室、醫生,通過他們再服務患者。用互聯網企業的話術,即S to B to D to C,S為SaaS平臺(即指云平臺),B是醫院,D是醫生或者科室,C是患者。目前,心醫的云平臺服務已通達80%全國三甲醫院,覆蓋31省的1萬余家醫療機構;建設并運營超250個省市縣級專科醫聯體平臺,服務基層醫生超24萬人。

目的是分級診療

遠程醫療不僅是技術上的變革,同時是醫改中的重要一環,其目的是分級診療。

醫改要解決的頭號難題是群眾普遍反映的“看病難”。但事實上,中國并不迫切缺少硬件上的醫療資源。過去的幾十年里,建醫院、建診所,用重投資的模式打造了多層級的醫療機構。

根據國家衛健委統計信息中心數據,截至2019年2月底,全國公立醫院有1.19萬家。如果算上民營醫院、衛生院、診所,全國共有90多萬家醫療機構,基層醫院的設施也愈加完備。

但在過去20多年的醫改中,中國用重投資的方式解決基層醫療的硬件問題,但卻依然解決不了大家都往三甲醫院擠的現實。

根據2019年相關數據顯示,全國醫療診療量為83億次,40%的人選擇到三級醫院看病。而全國三級甲等醫院總數不到1500家。“這顯然是供給側的資源不平衡。”王釗認為,“看病的剛需已經在那里了,但是優質的診療資源供給跟不上。”

為了解決這個矛盾,分級診療成了這些年醫改政策中反復提到的關鍵詞。

分級診療的目的是將大醫院的患者進行分流。“大病到大醫院看,小病在小醫院看,沒有病或者康復期就在社區衛生院看。”讓真正有需要進入三甲醫院的病人有更多專家資源可用,同時讓專家看到更多有真正需求的患者。

要實現分級診療重要的前提是,提升基層醫院的能力。

為此,國家醫改政策從重投資調整成重賦能。所謂的重賦能就是讓大醫院資源能夠釋放出來,幫助小醫院,提升小醫院的能力。

首先是釋放資源。醫改的各項政策都在倒逼醫院改革,嚴控醫院的藥物收入占比,減少大醫院的門診量。王釗表示,“這么做的目的就是讓大醫院把精力釋放出來,不要只顧著賣藥和看普通患者,而是更多地專注于疑難雜癥和科研業務。”

其次,如何提升基層醫院能力?過去靠的是純物理的方式,比如大醫院派救護車將基層醫院難治的病人收上來,以及定期派專家到基層做幫扶和義診,再或者讓基層醫院的醫生到大醫院進修等等。

但這些方式顯然太慢了。“政府在幾年前就不斷地出臺政策,鼓勵各地的醫院要建立遠程的醫聯體網絡,讓大醫院帶小醫院,盡可能讓診療業務在遠程網絡上跑,而不要在線下以物理方式跑了。”王釗表示。

遠程醫療或許是短期內解決供給側不平衡最高效的方式之一,將優質醫療資源更好地下沉到基層。

在供給側一端,心醫將各家醫院、科室和醫生對接到平臺上,這些無形的醫療資源成為線上的服務產品,通過遠程醫療的方式,促成供需的對接。就如同這次疫情中展現的無數案例一樣。隨著分級診療的推行,三甲醫院線下門診的患者被分流,而遠程醫療為前者所帶來的疑難患者也將越來越多。

遠程醫療元年

盡管在理想中,人們認可遠程醫療有不可估量的價值,但在此次疫情到來之前,遠程醫療平臺并不熱門。

“在過去六七年間,遠程醫療的推行往往都是政策導向的,市場沒有直觀的感受和認識。” 心醫陜西省負責人薛元元表示。

另一方面,硬件上的重度布局也是推行的難點。

前幾年的遠程醫療模式更多的是軟件項目建設,需要各級醫院投入幾百、甚至上千萬元的硬件建設,比如搭建專網和服務器等,讓醫院之間做重度的連接,投入巨大的精力去配合。“花了錢、花了資源、花了時間做這個事,最后還并不一定符合醫院的需求,就變成了個政績工程。”王釗說。

在這次疫情中,心醫用云平臺盤活了過去重設備模式下的遠程醫療。企業無需購買軟硬件、建設機房、招聘IT人員,只需要一個線上賬號即可登入。未來云服務的模式可以按使用需求再升級和更新。

另一方面,在這個特殊時期,使用遠程醫療云平臺成了各級醫院的剛需。

“這次疫情對遠程醫療的落地有顯著的提速作用。”王釗說。“過去是我們找醫院、找政府開通云平臺,現在是他們主動找我們。”而薛元元估算了下,僅以心醫在陜西省達到的市場規模,過去可能需要一年的時間,現在瞬時就完成了。

毫無疑問,這次戰“疫”注定對中國的遠程醫療而言是一次垂直領域里的大眾普及。王釗總結為三點:第一,遠程醫療從原來的傳統軟件項目,升級為云服務模式;其次,它加速了更多遠程應用場景的實現,并且直接從實驗階段變為商業階段;第三,它提升了醫生和患者對遠程醫療的認知,培養和普及了用戶習慣。

王釗形容心醫想要打造成為“醫療領域里的天貓”,讓天下沒有難看的病。“我們希望在十年之內能覆蓋到十萬個科室,以每個科室覆蓋10個醫生計算,也就是100萬醫生。”這是心醫下個十年的愿景,用技術和商業的手段讓遠程醫療真正落地,解決供給側的問題,從而服務更多患者。

而眼下,在馬不停歇的這個2020年伊始,心醫首要的目標是為這次疫情的“攻堅戰”保駕護航。

  本文來源: 中歐視角 責任編輯:sinomanager-he
鄭重聲明:經理人網刊發或轉載此信息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站立場無關。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版權及商務咨詢:[email protected]
? 广西快三计划软件免费